青青河边草青青视频_青青伊人_青青在线播放观看

☞广告合作☜

成名之路

发布日期:2018-04-12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啊……啊……亲爱的……使劲儿……使劲儿……噢……啊……操我……啊啊……操死我吧……唉呀……我……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啊啊……好人……我的……屁眼要……给你操……操飞了……啊……啊……啊……""我就……知道你这个……骚娘们儿……喜欢让男人……操屁眼儿……唔……怎么样……我的大鸡巴……操得你……龇不龇……?臭屁眼儿……爽不爽……?啊……""啊……啊……啊啊……爽……真龇……噢……唔……我真他妈爽……爽死了……唉呀……大鸡巴用力……操烂妹妹我的……臭屁眼儿吧……嗯……嗯……啊……"这是在沈阳市铁西区的一间简易出租房里,时间是下午14时50分,单杰正和太子迪吧的一个叫小艾的领舞小姐,在他那张宽大的席梦斯床上疯狂做爱。
  几乎是在第一眼看见小艾的时候,单杰就动了心思。此后他几次出入太子迪吧,可以说完全是为了勾搭上她。
  这个小艾在太子上班时间并不长,但却成了那里的一道风景线。她不仅舞跳得好,而且长得也不错,除了盘儿靓、个儿高,身材更是一级棒,细腰长腿,大奶子大屁股,是个能让男人看了流鼻血的尤物。
  对于单杰来说,这么好的妞儿要是上不了,那可真对不起他"炮儿王"的称号。在他看来,凭着1米85的身高,一副壮硕的身材,英气勃勃的脸和音乐上的出色才华,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抗拒得了他的魅力。这一点,他已经无数次的予以证明了。
  于是,他通过在太子迪吧做DJ的一个朋友对小艾摸了摸底,知道她是哈尔滨人,舞蹈学校毕业,今年二十一岁,一个人出来闯世界已经有三年了。
  而且,他还打听到,这个小艾挺风流的,和她好过的男人没有一个加强排也有一个加强班了,用粗点儿的话来说,就是个骚屄。
  不过单杰并不在乎,他只是想换个新鲜些的女人玩儿玩儿,至于对方是贞节烈女还是淫娃荡妇都不重要,能让他过了操屄的瘾就行。
  他又一次的得手了,没几天的功夫,这个屄就让他给操上了。
  单杰玩儿女人不喜欢拖泥带水,他讨厌粘粘乎乎的,推崇干脆利落,机会一到,立马直奔主题,坚决拿下,狠抓"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绝对不心慈手软。
  "东北爷们儿干什么都要爽,操屄打洞也要爽。有机会要操,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操。"这是单杰经常对其它哥们儿说的话,都快要成了他的座右铭了。
  收伏小艾,单杰仍然祭出了他单刀直入的杀手锏。
  那天,他在太子迪吧坐了两个多小时,喝了三瓶喜力,看着小艾几次出场领舞,心里想着该以何种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艾在领舞台上一站,立刻成了全场的焦点,当她随着强劲的舞曲节奏,晃动着一头长发,摇摆着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的屁股时,几乎所有人的情绪都被她带动起来了。人们叫着,喊着,状似群魔乱舞,一时间,耳朵里充斥着工业舞曲的躁音,眼睛里闪泛着五彩迷离的灯光,鼻子中嗅吸着汗酸烟臭的气息,一切都为之疯狂起来。
  单杰今天没抽烟,也没有磕药,他只是坐在那里,一边喝着酒,一边等待,好几个浓妆艳抹的妓女上前搭汕,都被他拒绝了。
  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那个小艾。
  看着她在领舞台上的身影,单杰用专业的色狼眼光一遍遍的瞄着对方能够吸引他的一切。那一对剧烈颤动的奶子,那两瓣浑圆肥美的屁股,那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都令他神魂颠倒。
  他静静的等,终于等到了小艾下场休息,动手的时间该到了。
  邓柯在一边抽着烟对他说:"单杰,差不多了吧?""是时候了,"单杰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说:"老邓,在这儿等着,哥们儿这就去把那小娘们儿给办了。""成,我等着。"邓柯笑呵呵的说:"不过你可悠着点儿,出了事儿我可帮不了你。""少他妈说丧气话,我什么时候在女人身上出过事儿?"单杰自信的仍下了这句话,站起身来向后台的演员休息室走去。
  单杰那个做DJ的朋友告诉他,小艾和太子的音乐总监混得挺热乎,所以她在一群领舞小姐中的待遇也是最好的,独自拥有一个休息室。
  "哟嗬,这不是小杰哥吗?怎么到后面来了?"一个认识单杰的领舞小姐迎面走来。
  "我来找小艾。"单杰冲着那女孩儿点了点头。
  女孩儿笑笑:"找小艾啊?她在卸妆呢!"顿了顿,她又媚媚的说:"小杰哥,听说你们乐队要在‘BOB’搞一个锐舞派对?"单杰扫了她一眼,说:"是啊,怎么着?"
  女孩儿仰起脸,说:"我有几个姐妹儿想去凑个热闹。""行啊,到时候给你几张票。不过我可告诉你,那儿狼多,叫姐儿几个有点儿思想准备。"单杰说。
  女孩儿白了他一眼,浪浪的笑道:"放心吧,我的小杰哥,我们又不是刚出来混的雏儿,什么没见过呀?""得了,就这样吧,咱们到时候见。"单杰无心再和她磨蹭,他的正事儿还没办呢。
  女孩儿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露出一丝神秘的坏笑:"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拜拜!"单杰猜她是看出了点什么,但他并不担心,那女孩儿是个聪明人,而且和他的乐队成员赵炯曾经有过一腿,算是个熟人。
  小艾的房门是紧闭着的,里面传出一阵阵强劲的音乐节奏。
  "砰!砰!砰!"单杰毫无顾忌的敲响了房门。
  "是谁?"小艾的声音传来。
  "艾小姐,把门打开,有点事儿找你。"单杰说。
  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了,小艾探出了头来,打量了他一眼,问道:"是你找我?"单杰点点头,露出一个自己认为很有魅力的笑容,轻松的说:"对,是我找你。"小艾看着他,说:"我不认识你,你有什么事儿?"单杰的目光野性十足的朝她逼视过去,说:"我叫单杰,是‘刺刀’乐队的主唱。""噢,玩儿摇滚的。"小艾笑了笑。
  单杰狠狠的盯了小艾高耸的胸脯一眼,说:"我能进去说吗?"小艾想了想,同意了:"进来吧。"说着自己转身走回了房内。
  单杰跟了进去,随手把门关上。
  (二)
  小艾的这间休息室不大,墙上贴了一些欧美日韩港台明星的海报,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化妆台,两个沙发,一个简易衣柜,一个茶几,还有一套带音箱架的JVC音响。音响里现在正播放着韩国那由几个爷们儿不像爷们儿,娘们儿不像娘们儿的哈拉棒子组成的叫什么"HOT"组合的电子节奏的罐头音乐。
  单杰一听那腔调就烦了,他径直走过去,把音响给关了。
  "嗨,你干嘛呀?"小艾瞅着他,不悦的说。
  "我说,你就这品味?听点儿别的不成吗?"单杰笑着说,很有点儿嘲讽的味儿。
  小艾坐到化妆台边上,双臂抱在胸前,板着脸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就走人,我累着呢!"单杰一副端着的样子,不急不躁的说:"听听我这个。"说着,他从身上的皮装口袋里掏出一张CD放进了音响里,并按下了播放键。顿时,一阵山崩地裂似的吉它轰鸣声充斥了整个小房间。
  这无疑是一首重金属摇滚,加上了效果器的失真的吉它声,发出各种刺耳音效的键盘声,低沉的贝司声和那活儿明显有点儿糙的鼓声混杂在一起,冲击力果然不小。
  "三十多岁我还没有个家,整天到晚在街上溜溜哒哒,看到姑娘我就想让她唔唔啊啊,可是她们一句话就叫我唏哩哗啦,你有钱吗?……她们说,爷们儿你有钱吗?…………
  我没钱可我有壮硕的身子,我没钱可我有灵活的腿子,我没钱可我有聪明的脑子,我没钱我还有天大的胆子。
  ……"
  "这歌儿怎么样?"单杰在沙发上坐下,冲着小艾说。
  "没听过。"小艾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快说吧。"单杰还是那不急不躁的德性,他点上支烟,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来回晃动。
  "你当然没听过,这是我们乐队新写的歌儿,叫《没钱也是个爷们儿》,重金属风格的。""喂,你他妈怎么回事儿,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小艾提高了音量,大声叫着。当然,她声音小了,单杰也听不见。
  "我说妹妹,你觉不觉得我们乐队这鼓手的活儿糙点儿?"单杰对小艾不友好的态度视而不见,心想:臭丫头片子,等会儿看爷们儿怎么收拾你。
  小艾真有点儿火了,她其实也早就注意到单杰了,太子的那个DJ曾给她提起过他。小艾知道这个高高大大,虽不俊秀却很汉子气的男人这段时间经常来,她在台上领舞,处身于数百人的目光包围,可她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看她的那种火辣辣的有色目光。
  她猜他对她有"性"趣,在这方面,她一向大方,只要那个男人让她瞅着顺眼,上床对于她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这个单杰就让她很顺眼。
  不过,心高气傲的小艾不喜欢在和异性交往的过程中处于下风,她对自己的外在条件很有自信,她认为凭她这样儿的,完全可以在男人面前端一下,她喜欢男人求她。
  今天单杰一来找她,她就猜他是绷不住了,心想:别看那些搞摇滚的在台上一副愤怒青年,社会先锋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比谁都贱,离了女人和粉儿一天都活不了。
  所以她在等着单杰求她,等着他露出那急色鬼的本来面目,到时她就可以拿拿范儿了。
  可是,那混蛋进来之后,比她还能端着,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而且看起来还很没有礼貌,从头到脚都像个十足的痞子。
  这感觉很让小艾窝火儿。
  她摆出轻蔑的姿态说:"你的乐队你去操心,鼓手的活儿糙不糙关我个屁事儿。"单杰看起来有些失望:"唉,我还以为你对音乐会很敏感,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儿啊!也许你就只能听听那些骗少男少女银子的垃圾货。"小艾气坏了,她那柳眉倒竖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猫:"别以为就你懂音乐,玩儿摇滚的我见多了,个个都觉着自己个儿挺伟大,其实屁都不是。有本事你去跟约翰·列农,鲍伯·迪伦他们臭白活去,跟我这儿穷显摆什么?""哟嗬,你还知道那俩主儿哪?不简单啊,来,给哥说说,还知道谁?"单杰吊儿郎当的翘起二郎腿,悠哉游哉的说。
  小艾扭过脸儿去,气得不理他,她已经忘了问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单杰的目光在女孩儿身上来回巡唆着,心想:这妞儿的屁股挺大,干她的时候适合从后面来,奶子可也不小,玩儿玩儿乳交更是不错。
  "怎么?生气了,不理哥了?"他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掐灭,笑呵呵的说。
  "别来劲啊,你是谁的哥?臭不要脸!"小艾骂着,把音响的音量拧小,"吵死了,都不知道唱的些什么。"单杰仰脸儿看着她,说:"你刚才说认识不少玩儿摇滚的,都有谁啊?"小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反正都比你有名儿。""是吗?谁比谁有名不能看现在,得看将来。"单杰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
  小艾发现自己挺喜欢看对方那张充满了自信的脸,当然,她现在正是下不了台的时候,自然不会露出气馁的一面。"就你呀,拉倒吧!你看人家零点乐队,一个个的不比你名气大多了?可人家也没像你似的咋咋呼呼。哼,你差远了。"单杰坏笑着说:"你和零点那些人上过床?"
  小艾冷冷的说:"上没上过床跟你有什么关系?"单杰很流氓的说:"我猜他们肯定是把你给操舒服了,要不然就是把你给舔痛快了,要不然你干嘛那么急毛窜火的替他们摇旗呐喊呀?""你这人怎么那么流氓?也不怕闪了舌头。"
  "我是流氓我还怕什么呀?再说,现在的姑娘不就是爱流氓吗?"单杰从沙发上站起来,又把音响的音量拧大,一边听一边说:"我就是个流氓吉它手。"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小艾过去打开门,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儿站在门外,大声说:"小艾,你这儿可真够吵的。"她的目光在屋里转了一圈,又说:"怎么,你有朋友在这儿?"小艾没好气的问道:"什么事儿?"
  那女孩儿说:"老四他们说今天晚上出去吃饭,让我问你去不去。"小艾摇摇头说:"我心里挺烦的,今天就不去了,你跟老四他们说一声。""对,她今天要和我出去吃饭。"单杰在屋里喊了一嗓子。
  那女孩儿好奇的打量了单杰一眼,问小艾说:"这人是谁啊?"小艾瞪了单杰一眼,对女孩儿说:"一个闲人,你就别问了,快走吧。"她把那女孩儿打发走,站在门边对单杰说:"话说完了吗?说完就走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单杰不理她的逐客令,走过去把门又关上,近距离的对小艾说:"别呀,我正事儿还没说呢!"小艾本想把两人间的距离拉远些,但她犹豫了一下没那么做,只是把目光投向房间的另一边,故做冷淡的说:"你可真够烦人的,说吧,说完快走。"单杰又向她靠近了一点儿,说:"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小艾冷笑一声,说:"我可高攀不上。"
  "妹妹,你就那么小心眼儿啊?哥和你开几句玩笑你就生气了?别和那些乡下小妞儿似的。怎么样,还是那句话,交个朋友?"单杰把脸凑近小艾,闻着她的发香,轻浮的说。
  小艾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那高大壮硕的身躯令她有些意乱情迷。"交朋友?交什么朋友?"一句话出口,她都有些吃惊,怎么语气松成了这样?
  单杰嘿嘿一笑,突然用舌尖在小艾的耳朵上舔了一下,"交个能上床的朋友呗。"小艾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身子一颤,退后两步,说:"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我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你省省吧。"单杰笑着说:"男朋友还不是说换就换的事儿吗?我可不在乎这个。"小艾斜了他一眼,说:"他可是练散打的,你不怕?"单杰心想:小娘们儿,吓我呀。他邪气的笑笑,说:"别说散打,他就是整打哥哥我也不怕。"说着,他的手就往小艾的屁股上摸去。
  小艾打开他的手,一脸"正气"的说:"你放规矩点儿,再乱来我可喊人了啊!"单杰把那只摸过小艾屁股的手举到鼻子上闻了闻,说:"香,真香,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美儿的屁股可就不摸白不摸。"小艾的脸红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剧烈了,不可否认,面前的这个男人让她得到了某一种从前所没有的野性的刺激。
  他说我的屁股是香的,这个流氓。心里这么想着,可嘴头上还没有认输,她硬撑着说:"你快给我滚,要不然我就叫我男朋友来,让他大嘴巴子抽你。"单杰色迷迷的眼睛现在放出的是恶狠狠的光,他朝小艾逼近,嘴里说:"妹妹,我听说从来都是男人求你,今天哥哥我破回例,把这道程序给免了。"小艾一步步往后退,故做惊恐状的说:"你想干嘛?你走开,我真叫我男朋友了!""你叫啊?我等着。"单杰用手指了一下小艾放在化妆台上的手机。
  小艾的把戏被他看穿了,气得直哆嗦,她狠狠白了单杰一眼,咬牙说:"不信是不是,好,我打给你看,你他妈可别给我后悔。"说着,她拿起电话按动号码。可是天晓得她都胡乱摁了些什么号码。
  单杰知道是时候了,他可不想让小艾真的打什么电话,现在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需要废话,他只要"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切就结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艾还在装腔作势的时候,单杰猛地扑了上去,一把将她搂到怀里,不容对方的那一声惊叫出口,他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嘴。
  这一瞬间,对于授受双方来说,都有些不堪刺激,小艾慌得一声惊叫没有出口就被堵了回去,她的身子让单杰一抱,立刻发了软,手机也随手不知抛到哪儿去了;而单杰一搂住小艾那丰满性感的火热身体,压了一晚上的熊熊欲火马上澎湃勃发,胯下的那根大鸟已经起了反应。
  "唔……唔……嗯……嗯……"男女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四片唇胶合着,热烈的狂吻,一时间只听到彼此鼻子中发出的沉重喘息。单杰的舌头就像一根灵活的钻头,熟练的挑开小艾的牙关,滑入了她的口腔肆意搅动;双手上上下下的不停游移,火辣辣的爱抚搓捏着小艾的乳房、腰肢、屁股和大腿。
  小艾不是没有性经验的女人,她经历过的男人并不少,但是单杰的那种粗野的爱抚是她在别的男人身上体会不到的。仅只是这么一吻一摸,她就感到身体里燃起了一股火,从里到外的撩着她,让她心迷神醉,不能自已。"啊……唔……嗯……"她呻吟着,顿时放下了一直端着的矜持,两条手臂蛇一般缠上了单杰的脖颈,性感迷人的肉体紧挤在对方怀里剧烈的磨擦扭动,表达着她内心的焦渴。
  "想要吗?告诉我,想不想要……"单杰粗野的亲吻着小艾的脸颊、脖子,用力捏住她的一个耸挺的大奶子,问道。
  "是的……想要,我想要……给我吧……求你……啊……噢……"小艾喘息着,狂乱的抓住单杰的衣服撕扯着。
  单杰猛的一口咬在小艾的脖子上,这充满兽性的一咬让小艾又痛又兴奋,她"啊……"的大叫一声,一只手伸到单杰的胯下,攥紧了他的档部。
  "小娘们儿够骚的!"单杰的双手朝下一落,托住小艾的大屁股就将她抱了起来,小艾配合的用双腿夹住他的腰,犹如端坐在他手上。
  将浑身火热的女孩儿放在化妆台上,单杰抓住她的皮背心儿下摆向上掀起,露出了那一对高耸坚挺的雪白大奶子,他知道很多伴舞的姑娘上台是不爱戴乳罩的,这个小艾看来也一样。他的双手各握住一只乳房,大面积的搓揉抚捏,脸埋在小艾的肩颈上亲吻,喃喃的说:"还让我求你吗…需要我求你吗…说啊……"小艾现在哪还顾得上让单杰求她,她只想让她操她。她的乳房在对方的玩弄下已经起了快感,乳头充血硬挺,她感觉下身一阵阵发热泛湿,知道自己肯定是流水儿了。
  "不……不是你求我……是我求你……单哥……给我……啊……操我……我受不了了……"小艾词不达意的央求着,两只手忙乱的解着单杰的皮带,向下扒他的牛仔裤。
  单杰其实也早已欲火焚身,他认为自己应该先奔主题而去,那些花活儿尽可留到以后慢慢玩儿,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操屄急如火上房,先爽老二头一条。

  既然两个基本点抓过了,下一步自然就是冲着中心去呗!
  这时,小艾已经把单杰的裤子连同内裤都扒了下来,那根让他除了音乐以外引为生平第二大自豪的大鸡巴无遮无拦的傲然挺立。说实在的,小艾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活儿呢,带着惊喜,她将那根大家伙抓在手里快速的捋动。
  单杰将小艾的皮短裙撩到她的腰部,手上一使劲儿,小艾的三角小裤衩不是被脱下来,而是被他撕下来了。"啊…"这个粗鲁的动作不仅没让小艾不快,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她尖叫一声,主动叉开了两条雪白修长,浑圆结实的大腿。
  单杰的鸡巴头儿抵在小艾的屄缝儿上,磨了几磨,一股淫水立刻流了出来,就是那么干脆,"噗哧"一声,整根大鸡巴已经完全插了进去。
  "噢……"小艾的嘴巴张成了圆形,长长的吐出一声舒畅的欢叫,两条腿紧紧的夹住了单杰的腰。
  单杰挺着鸡巴抽动了一下,小艾感觉那东西一下子捅到了她的子宫,她的身体猛地向前弓起,又发出了一声尖叫。单杰的双手掐住小艾纤细的腰肢,连连抽插了七八下,爽得女孩儿张着嘴直喘气。他低下头去,对方立刻凑过嘴来索吻。
  单杰打量着小艾的脸,那张脸上被情欲刺激的一片绯红,她的双眼闪耀着焦渴的光芒,嘴巴大张着,呼呼的向外喷着香香的热气。
  单杰躲开了小艾索吻的双唇,他嗅吸着对方口中灼热的气息,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下巴,眼睛里闪动着摄人的光,问道:"舒服吗?"小艾索吻不成,本有点儿失望,但单杰胯下鸡巴的一次有力抽顶让她的抱怨立即灰飞烟灭,她舒畅的喘息着,目光迷离的盯着男人的脸:"啊……舒……舒服……单哥……再给妹来……来几下重的吧……啊……好吗……"用力的拍了拍小艾那富有惊人弹性的雪白大屁股,单杰的嘴角现出了一丝笑意:"真是个小婊子。"他说着,伸出手去,突然将化妆台边上的音响音量拧到最大,顿时,整个屋里便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摇滚音乐。
  "你有钱吗?……
  她们说,爷们儿你有钱吗?……
  ……
  我没钱可我有壮硕的身子,我没钱可我有灵活的腿子,我没钱可我有聪明的脑子,我没钱我还有天大的胆子。
  ……"
  在单杰那近乎歇嘶底里的呐喊声中,他猛地将嘴巴吻上了小艾的双唇,含住她伸出的舌尖贪婪的吸啜,同时,他的手掰开小艾的两瓣圆滚滚的屁股,右手食指插进了女孩儿紧窄的屁眼儿里。
  "唔……唔……"小艾性感的屁股一刹那间绷紧了,她的尖尖十指深深的陷进了单杰的肌体里。
  单杰狠狠的和小艾亲着嘴儿,直到双方快要喘不过气来才分开,他盯着小艾的脸,大叫道:"想叫吗?那就叫出来吧!叫吧!大声叫吧!"说着,他将小艾的两条穿着长筒皮靴的大腿高高的分开,举起,胯下的大鸡巴就像一根巨杵一般在对方的肉洞里抽插起来。
  他的动作几近疯狂,猛烈的撞击着小艾的下身,阳具次次尽根,下下着肉,粗暴的发泄着火一样的欲望。小艾大声大尖叫着,她的叫声混杂在隆隆震响的摇滚乐声中,充满了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完美……她的双手撑在身后,两腿高举,像个婊子那样左右宽宽的分开,她的一对硕大耸挺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单杰凶猛的撞击上上下下剧烈颤动,她披散着头发,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眼睛却贪婪的注视着单杰在她的小肉屄里抽插顶撞的大鸡巴。
  "啪……啪……啪……啪……"单杰的小腹撞击着小艾的大屁股,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啊……啊……啊……啊……"小艾大张着嘴巴,放纵的高声浪叫。
  随着阳具的有力抽动,小艾的淫水越来越多的从阴道里流出,顺着屁股沟淌到了化妆台上,她喘着,叫着,感到高潮慢慢接近了。
  "啊……啊……操我……使劲儿操……操我……啊……噢……我快要……到了……啊……啊……"小艾用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奶子,发狂似的叫着。
  单杰高举着女孩儿的双腿,鸡巴像装上了弹簧,快速的连抽带插,他喜欢看女人在他的胯下欲仙欲死的表情,这让他感觉无比的兴奋。他听着她的尖叫和音响里他的歌声,他就要发泄出来了。
  有多少下了?一百下?两百下?单杰记不清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胯下的这个女人。他把她的双腿加到肩上,两只手用力搓捏着她来回晃动的两只大奶子,鸡巴卯足了劲儿的大抽大干,狂顶狠插,将女孩儿一次次送上极乐的顶峰。
  "啪……啪……啪……"他的卵蛋儿快速拍打着女孩儿的屁股,那种有节奏的响声在他听来不亚于一个训练有素的鼓手打出的鼓点儿。
  "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啊……老天……噢……噢…我完了……啊……啊……啊……"小艾带着哭腔的尖叫声显示出她已经又一次达到高潮了。果然,她的阴道剧烈收缩,刹那间两眼翻白,身子发僵,双腿猛地一挺,一股热热的水儿喷涌而出,浇在了单杰的龟头上。
  单杰也到了叫劲儿的时候,大鸟被小艾的骚水儿一激,立马儿把持不住,他低吼一声,扶着小艾的腰,将下胯狠狠的撞到她的屁股上,鸡巴头儿深深的顶进阴道里,放射出所有的"精华".
  "啊……啊……噢……噢……"小艾被单杰最后的疯狂刺激得不能自已,她的身体弯成了一张弓形向上挺起,嘴里尖叫着,两手无意识的左右乱抓乱扫,将化妆台上的很多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
  我没钱可我有壮硕的身子,我没钱可我有灵活的腿子,我没钱可我有聪明的脑子,我没钱我还有天大的胆子。
  ……"
  音乐仍在继续,一对颠狂男女间的肉搏战却暂时告一段落。
  单杰将鸡巴从小艾的阴道里抽出,抱着她瘫软的身子一起倒在那张小单人床上。两个人大汗淋漓,呼呼直喘。
  看着衣衫不整的小艾,单杰心里充满了征服感,虽然这姑娘早就不是什么正货了,但她的身体却还是让他感到满意。
  小妞儿还挺够味儿,他想。并且做了一件事,把音响关掉。
  房间里一下子静了,彼此的剧烈喘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小艾似乎还不太适应,她抬起头看了看单杰,"你真是个怪胎。"她懒懒的说。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单杰突然嘀咕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小艾没听清,追问道。
  单杰盯着她的眼睛,用无比清晰的声音说:"我说,从现在起,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相关链接:

上一篇:潇洒采洋花、异国风情画 下一篇:OL淫妻的无奈